绯村剑心的原型 – 河上彦斋

在幕末,素有人斩之称的剑客有四人,而绯村剑心的人物原型正是在这四个人中间,他就是人斩河上彦斋(1834-1871)。

1834年11月25日  肥后藩出生于肥后藩本城下的新马借町,幼名玄明。
父小森贞助,乃是一介足轻。彦斋很小的时候就当了河上源兵卫的养子,河上源兵卫也是个卒族(足轻)。再大一点的时候(???多少岁?大概是十多岁时吧?不能确定)成为了大名家的低级茶童,后来因为他侍茶谨慎,升为国家老的“茶坊主”(高级茶人)。

1854年3月3日 樱田门外之变。
彦斋最初在江户的活动并不积极,直到樱田门之变后。那时大老井伊直弼被数名水户与萨摩浪士暗杀,情形一片混乱。逃命的浪士躲到了细川藩的公馆里。此时正好被路过门前的彦斋看到了,他帮助了那些浪人,并给予他们敷药,掩护他们躲过了同心的追捕。时年彦斋26岁。
河上彦斋当时的老师有国学轰宽胤、兵学宫部鼎藏、皇学林樱园,在向他们学习学问的同时还学习了剑术(可惜不知老师是谁),攘夷思想在这时渐渐的形成了。

1862年3月 岛津久光上洛途中,路经肥后藩。
文久元年是被称之为“勤皇年”的一年 ,当时正是勤皇派的活动高峰期,肥后熊本的田中河内介、清河八郎、伊牟田尚平前来游说彦斋加入勤王行列。细川藩与萨摩藩不同,关原中在东军,并且立下大功,被视为德川在九州的屏障。所以自藩主以下对公武合体并不支持。岛津久光在上洛途中经过熊本时曾接见了彦斋,此事件后,彦斋冒着脱藩的大罪加入了当时的激进派连合,恰在此时藩主派长冈护美上洛,选派随从士十七人,中间就有河上彦斋。

1864年7月11日午後
佐久间象山的斩杀佐久间象山,骑马用西洋鞍、西洋鞭、西洋长筒靴和一身和服十分不协调,当时的勤王志士都轻蔑的说他是“得了西洋炎症的人”,后来又有流传佐久间象山是佐幕开国、公武合体论、池田屋事变的幕后大黑手的谣言,而当时,彦斋的先辈同志,肥后勤王党的核心宫部鼎蔵、松田重助、高木元卫门等先后被新撰组刺杀,彦斋在听到幕后大黑手乃佐久间象山后便决意刺杀他

7月11日,佐久间象山收到了由彦斋发出的,署名“皇国忠义士”的“锄奸状”。当日中午佐久间象山在回家途中,遭遇二人刺杀。其中一人为河上彦斋,另一人为松浦虎太郎。虽然在此次事件以后,“人斩り彦斎”的外号就流传开了,但到底是谁杀了佐久间象山,他二人谁也不说,所以当时真实的情况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知道这个的恐怕只有象山本人了。

1864年 7月18日
参加禁门之变暗杀象山七日后,就发生了禁门之变。长洲军以拥有大炮的奇兵队为主力,彦斋和攘夷浪人们也加入了位于天龙寺的别动队,但是最后遭到惨败,久坂玄瑞和真木和泉在天龙山战死,彦斋侥幸活了下来。并躲进了因州藩的公馆里,并于第三天由御留守居役河田左久马协助取道因播逃往长州。后来成为被幕府追放的三条实美的护卫。

1871年 明四事件
明治成立新政府后,由于萨长藩阀政府的专制,外国人可以进宫参见等政府卑辱的对外态度比幕府时代还严重。这样的国情使得大半维新志士难以理解,而且明治政府十分排斥中下层的维新志士。终于,大楽源太郎率领奇兵队以兵制改革为契机,举起了反旗,明治政府由这次事件查出了全国反政府士族的数大联络组织,造成了自安政大狱以来又一次大规模的对下层士族的压制,当时处死刑的据考证超出百人。而河上彦斋当时以反对政府开国而出名,经常发表反对政府的言语,深受政府嫉恨。借此良机政府以窝藏国事犯大乐源太郎的罪名而逮捕了河上彦斋,(当时河上彦斋在明治后改名为高田源兵卫)

1871年 刑死
当时同在一所监狱的犯人描述道:在监狱中的河上彦斋,并不象政府描述的那样“象毒蛇一样恐怖”,而是十分的安静,寡言默语。关于他当时的情形:“人看起来很沉毅,容貌枯瘦,眼瞳深陷,颊骨高耸,说话象妇女一样,总是一副精神不足的样子”后来数名在政府的前维新战友前来劝说他放弃攘夷思想,但河上彦斋此时的攘夷思想十分的坚定。当时木户孝允害怕夜长梦多(不知这是为何,彦斋再出名也只是一个前“人斩”维新志士罢了)在出使欧洲前特地关注了此事:“彦斋流毒国家,妨碍文明航路,在我归国以前一定要将其处刑”

明治四年十二月四日,河上彦斋被押赴刑场。
这是当时他留下的辞世句二首:
“君がため死ぬる骸に草むさば 赤き心の花や咲くらん”、
“かねてよりなき身と思へど大王に つくす心は世に残れか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