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曹操的家世和身世

一、家世

曹操的祖父曹腾,是家中的第四个儿子,字季兴。历事汉安帝、汉顺帝、汉桓帝、汉灵帝四个皇帝。他最初得到皇帝的青睐,是因为陪当时还是皇太子的汉顺帝读书。从黄门从官迁为小黄门,又迁中常侍。在省内(即宫内)供事三十多年,一直小心谨慎,其家族也从不在家乡横行霸道。而且曹腾又经常向皇帝推荐一些名士,如陈留虞放、边韶、南阳延固、张温、弘农张奂、颍川堂谿典等。当时有个蜀郡太守让上计吏(每年去中央汇报地方工作的吏员)顺便送些礼物给曹腾,结果被益州刺史种暠查出。种暠上奏罢免太守,并弹劾曹腾,请下廷尉案罪。皇却说帝:“书是从外面来的,不是曹腾的过错。”于是将奏折留中不发(即不处理)。结果曹腾丝毫不介意此事,常常在皇帝面前称赞种暠是有才能的官员。后来种暠当上司徒,还感慨说:“我能当上司徒,都是曹常侍的帮助啊!”曹腾约束家族为恶和亲近士大夫,引起当时各界对曹腾的普遍赞誉。在他死后,他的养子曹嵩还在朝廷当大司农,甚至用钱买了个太尉当。

但是不要因为认为曹腾就是一个好人。汉顺帝死后,刚刚满两岁的幼子汉冲帝在继位一年以后又夭折。当时大臣们都认为应该立一位年长有德的宗室当皇帝,都属意于清河王刘蒜,外戚大将军梁冀为了继续掌权,却立了八岁的勃海孝王的儿子刘缵当皇帝,即汉质帝。但这位小皇帝也很聪明,在朝会时指着梁冀对群臣说:“此跋扈将军也。”惶恐的梁冀又毒死了这位即位才一年多的小皇帝。这时大臣们强烈要求立清河王刘蒜,梁冀本来打算立自己的妹夫蠡吾侯刘志,但见群情激昂,也没了主意,不知道怎么拒绝。

清河王刘蒜“为人严重,动止有度,朝臣太尉李固等莫不归心焉。”但是曹腾曾经拜见刘蒜,刘蒜并不以礼相待,引起了曹腾的仇视。曹腾连夜赶往梁冀家中进行劝说,对他说:“将军累世有椒房之亲,秉摄万机,宾客纵横,多有过差。清河王严明,若果立,则将军受祸不久矣。不如立蠡吾侯,富贵可长保也。”梁冀采纳他的建议,强行立蠡吾侯刘志为帝,既汉桓帝。曹腾以此功劳,迁为大长秋,达到宦官官位的极点,并且被封为费亭侯。

二、身世

当时的大宦官常常封侯,但是谁来继承他们的爵位呢?有三种途径:

第一,从同宗族中过继一个作为养子。

第二,从异姓姻族中过继一个作为养子。

第三,收买一个孤儿作为养子。

《吴书》说曹操是从夏侯氏过继来的。但我不同意这个说法。原因有二:

第一,夏侯氏若是曹操的本族,那么曹操与夏侯惇子女互相通婚,岂不违背了“同姓不婚”的原则?

第二,袁绍在《讨司空曹操檄》中骂曹操的父亲曹嵩是“乞丐携养”。以袁绍和曹操少年时频繁的交往,袁绍应该比较清楚曹操的身世来历。

第三,按理说,曹操建立自己的国家,就应该以本姓建国,而他不恢复夏侯氏的本姓,只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本来姓氏的来源或者自己根本就是从曹氏宗族中过继的。

因此,综上所述,曹操的父亲曹嵩只有两种来源,最可能的是被收养的孤儿,其次则是曹腾宗族疏属亲戚中过继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