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信:为日本地震灾区祈福不应有问号?

首先申明:这是一篇转载的文章,全文都加了引用。为什么转载这篇文章?原本是想自己亲手写的,不想被别人当作愤青攻击,考虑再三,转载了这篇文章代表我个人对于此次日本地震的观点。

北京时间11日13时46分,日本发生里氏8.9级地震,震中位于宫城县以东的太平洋海域,震源深度20公里。东京有强烈震感。目击者说,地震引起东京多处建筑物摇晃,并引发10米高的海啸。距离震中最近的宫本县已宣布出现“严重伤亡”。

不经意间,灾难已经来临。尽管相隔大海,但是我依然切身感受了来自对岸人民无尽的痛楚。那是生与死的痛苦别离,那是家园被毁的颠沛流离,那是山河破碎的胆战心惊……这些,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两年前的汶川地震,一年前的玉树地震,就在三天之前的云南盈安地震,那一幕幕伤心的画面,那一声声焦虑的呼喊,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睛,都深深的印刻在我们的心里,提醒着我们生命的脆弱,告诫着我们去尊重生命,敬畏生命。

中日一衣带水,当灾难肆虐之时,无数国内同胞也第一时间送出了祝福:“日本的朋友加油!”“灾难会远去,明天太阳还会从日本的东方升起!”“中国应该迅速驰援日本。”……这些语言,代表着中国人民的深厚友谊,也展现着中国人民“急人之所急”的优秀民族传统,表现着普通百姓善良、淳朴的人性之美。还有“点燃一颗心,照亮你们的夜晚”,这是一种大爱的境地,也是我们越来越成熟的表现。

然而,在悲痛的阴云还笼罩在日本的天空之上,当海啸的波涛还未平息,当哭声还未停止,国内有一些人却笑了。他们为什么笑了?看看这些言语:“日本鬼子终于要完了”“天灭日本”“恭喜日本地震,可喜可贺。”连丝毫的同情之心,甚至连人性底线的对生命的尊重都丢失了,我真的很难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怖心态?甚至,我很难相信这是出自一个我的同胞的口中。

我承认,由于历史原因,我们国家至今和日本存在着一些冲突和不愉快,但是如果因为这些冲突和不愉快的存在就视日本为“不应存在的民族”,那我们同几十年前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有何区别?也许有人会说,我们这是“民族主义”,如果这真是我们的民族主义精神,那真是悲剧到了极致了。生命优先,这是一个普世价值。当无数生灵正惨遭灾难的涂炭,若却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自娱自乐,这是什么民族主义?这只是一种可悲的伪民族主义。

一个人,一个民族倘若要人们尊敬,就必须摆脱病态的自私。这就是说它要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可怕的灾难和沉重的问题,并且将自己善念和祝福投向那些需要温暖和阳光的人们,听到他们内心的哭泣,看到他们眼中的泪影,要热情地体现具有普遍意义的人道主义情怀。2008年,当地震突袭四川,日本救援队远赴万里开展生死大救援,其国内也迅速对中国展开援助,如今,我们一些人的“欢乐”我真不知是从何而来?

记得冰心说过这么一句话:眼因多留泪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当日本的平民在灾难中痛哭失声的时候,我想我们不应吝啬我们的祝福,也不应吝啬我们的眼泪。

此外,我觉得我们更应该记住:人和禽兽的区别就在于人有内在的精神,就在于人能从利他的行为中感受到快乐和幸福,就在于人懂得同情和怜悯,否则,人和禽兽又有何异?

危难的时候不分国籍,我希望我们能学会能够感受到他人的痛楚。尽管相隔千里,仍然可以与日本朋友心心相连,向逝者默哀,祝愿生者坚强。如今,不管是祝福日本,还是驰援日本,我们都应该画上一个叹号,而不是一个问号。

via: http://fo.ifeng.com/guandian/detail_2011_03/15/5158844_0.shtml